當前位置:礦業>觀察

擎起全球黃金的領軍旗幟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19-12-31作者:張偉超


  黃金的特殊性和戰略價值,注定了新中國長期管制黃金的歷史現實。即使在經濟體制改革推進之后,基于外匯儲備和金融安全需要,我國依然維持黃金管制體制,實行“統購統配”管制。

  改革開放后,國民經濟快速發展,我國外貿形勢得到明顯改善,創匯能力逐步提高,外匯儲備也迅速擴大,1982年首次突破百億美元大關,外匯極度緊缺的問題得以緩解。同時百姓的收入不斷提高,民間購金需求持續高漲。

  為此,我國向民眾開放了一直處于關閉狀態的黃金首飾市場。為了進一步強化黃金管制體制,1982年國務院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金銀管理條例》,不論是礦產金、副產金,還是回收金,甚至從廢料中提取的黃金也必須交售給中國人民銀行,然后由其按計劃配售。

  黃金首飾市場成為當時民眾合法獲得黃金的唯一途徑。但是在黃金管制的情況下,我國黃金供給指標難以滿足黃金首飾需求的增長。同時,國內金價與國際金價存在較大差異,黃金私賣的現象一直客觀存在。

  香港黃金市場早在1974年就已經開放,香港金銀貿易場永遠名譽會長馮志堅當時作為香港寶生銀行的雇員,正在開發更多適合東方人的黃金產品。他們從瑞士等西方國家進口黃金,然后在澳門精煉加工東方人喜歡的金條產品,由香港銷售給各地的消費者,其中很重要的市場就在內地。

  1992年,中國共產黨的十四大確立了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目標,進一步解放了人們的市場化發展思想,此時黃金生產企業的發展環境已經逐步發生了重大變化,市場機制日益增強,但是嚴格黃金管制使企業發展出現“一頭開放、一頭卡死”的生存狀態,即生產資料的市場化和產品統購統銷的計劃管理,使得黃金企業發展的矛盾日益尖銳。

  盡管《金銀管理條例》強化黃金管制,但在鄧小平同志“要大膽地嘗試、大膽地改”的號召下,一些地方政府將處于違法狀態的地下黃金交易引到地上。1993年,以感王鎮黃金市場為代表的民營黃金市場大量涌現,引發了一輪黃金私賣潮,將黃金私賣公開化推向了歷史高峰,對當時實行的黃金管理體制形成一定沖擊。

  黃金管理體制的改革提上了國家的日程。1993年國務院發布的63號公函中,盡管宗旨是穩定黃金“統購統配”體制,維護黃金管制體系,但首次明確了黃金市場化改革方向,將人民幣金價與國際金價接軌,邁出了市場化第一步。

  1997年,中國人民銀行批準成立了由中國人民銀行、國家計委、國家經貿委、財政部、物價局、稅務局、輕工業局、中央工藝美術品總公司13名成員組成的“中國黃金政策改革研究協調小組”,重點研究行業體制機制改革和市場化轉型的道路。1999年,中國人民銀行提出了“黃金市場化改革法案”,并征求社會各界的意見。

  從1994年進入中國后,世界黃金協會便以中國黃金市場化改革的積極推動者的角色,與中國人民銀行建立了密切的工作聯系,為其提供了市場化咨詢和顧問服務。1999年,世界黃金協會與研究機構合作推出了《中國黃金體制改革與市場開放——基本思路與方案設想》和《新時期中國黃金市場開放:相關政策研究和建議》,不僅為行業市場化指明了方向,也為即將開放的黃金市場提供了方案和智慧。

 

  建立多元化的黃金市場

 

  2001年4月,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宣布取消黃金“統購統配”的計劃管理體制,在上海組建黃金交易所,經過一年多時間的籌建,2002年10月30日,上海黃金交易所正式開業,黃金管理體制改革向市場化邁出了新步伐。

  從此,我國組建了一個有別于國際場外做市商報價模式的有形現貨黃金交易市場,并將過去央行黃金增值稅即征即退的優惠政策平移到上海黃金交易所。黃金生產、加工、流通企業供銷活動開始通過上海黃金交易所規范有序的運行,黃金價格由市場供求決定,通過市場優化黃金資源配置。

  由于國內外金價的接軌和優惠政策的平移,上海黃金交易所迅速成為我國黃金交易的主渠道,曾經活躍一時的黃金走私和地下黃金交易也得到了有效遏制。

  接下來,上海黃金交易所圍繞滿足個人投資者、機構投資者和黃金產業鏈需求展開了黃金產品創新,以及會員結構和交易機制的完善和調整工作:從原有的12.5公斤、3公斤和1公斤合約到50克、100克金條及黃金T+D合約、熊貓金幣等新合約設立;從競價業務到詢價業務、租借業務、定價業務等業務的推出;從單純的國內市場發展到了國際板及“上海金”人民幣集中定價業務;會員結構從以黃金生產、加工、銷售為主體調整到了以金融機構和投資者為主體、國際會員參與的格局,交易時間也從白天交易擴長到了夜間交易。

  一系列的市場改革創新,與實體黃金產業的發展需求相得益彰,極大地激發了黃金市場發展動力,快速推動了我國黃金市場規模的壯大。2002年,上海黃金交易所黃金交易量(單邊)僅為21噸;2008年,黃金交易量攀上千噸臺階達到2234噸;2015年,交易量突破萬噸達到17050噸;2016年,突破了兩萬噸,達到了2.44萬噸,比2002年增長了1062倍。

  市場開放了17年,上海黃金交易所成長為由競價、詢價、租借等市場共同組成、融境內主板市場與國際板市場于一體的黃金市場重要金融平臺,成為全球最大的場內實物黃金交易市場。

  2008年,我國黃金的市場化改革又邁出了歷史性一步。上海期貨交易所上市黃金期貨合約,開創了我國黃金遠期交易市場的先河和黃金市場新格局,從而使我國黃金投資者和生產者有了規避價格風險的更多手段,也進一步發展了我國黃金市場的服務功能,完善了黃金市場體系。

  而國內商業銀行的黃金業務也伴隨著國內黃金現貨和衍生品市場發展而不斷進步,逐漸成長為黃金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和推動者。商業銀行可以代理和自營上海黃金交易所黃金品種、上海期貨交易所黃金期貨,是交易所市場的重要支柱,還可以為客戶提供實物類、交易類、融資類和理財類等多元化黃金產品與服務,形成了柜臺OTC黃金市場。

  同時,商業銀行也成為我國黃金進出口的重要載體,并參與境外黃金市場交易,促進了國內外黃金市場的互聯互通。

  至此,一個上海黃金交易所場內黃金現貨市場、上海期貨交易所黃金期貨市場和商業銀行場外黃金市場共同發展的多層次的市場體系建立起來了。

 

  啟動黃金市場國際化引擎

 

  隨著市場化、國際化的發展,我國黃金行業逐漸打開了與國際黃金行業合作的關鍵窗口,啟動了黃金市場國際化的引擎。

  經過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發展,黃金產業鏈的實體企業在“引進來”和“走出去”過程中,一方面對照學習和引進國際黃金業發展的管理經驗,引進先進技術和科技裝備;另一方面,國內礦業專家和礦山代表到國際黃金礦業公司交流學習,增長見識,提升國內黃金工業發展水平和國際競爭力,為海外資源布局提供了基礎和條件。

  各大黃金集團更是紛紛對標巴里克、紐蒙特等國際大型黃金礦業公司,突出科技創新,擴大資源儲量,努力做大企業規模,降低生產成本,增強發展實力,目標直指國際一流礦業公司。

  黃金市場和下游黃金珠寶首飾企業也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以上海老鳳祥有限公司為代表的民族黃金珠寶銷售企業陸續在澳大利亞悉尼、加拿大溫哥華、美國紐約開設了專賣店。

  與此同時,我國黃金市場的海外參與度和國際化水平迅速提高。2014年9月18日,上海黃金交易所國際板業務正式開通,利用上海自貿區開設FT賬戶的契機,實現了中國黃金市場的對外開放,引入更多國際投資者,逐漸形成一個全球化、國際化的市場。而上海黃金交易所也由此基本形成以競價市場為主、詢價市場為輔,以交易平臺為主平臺,清算、交割和租借平臺為服務支撐平臺,融境內、境外業務為一體的全流程業務體系。

  隨后,上海黃金交易所開啟新一輪的國際化發展,著力于實現交易開放、轉口便利和推出“上海金”,逐步建成具有重要國際影響力的貴金屬交易所,不斷提升我國在世界黃金市場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兩年后,“上海金”人民幣黃金定價機制在上海成功發布,上海黃金交易所發布了全球首個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基準價格:256.92元/克。此時,上海黃金交易所定價交易平臺的系統上,以人民幣計價的、在上海交割的、標準重量為1千克且成色不低于99.99%金錠的交易成功運行。

  作為我國黃金市場國際化發展的又一個標志性事件,“上海金”定價機制的推出,為全球投資者提供了一個公允的、可交易的人民幣黃金基準價格,為黃金市場參與者提供了良好的風險管理和創新工具,有利于進一步完善人民幣黃金市場的價格形成機制,加快推進中國黃金市場國際化進程。

  商業銀行也加快了國際化步伐。中國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交通銀行等金融機構相繼加入LBMA定價機制,平安銀行、民生銀行等一批機構成為LBMA會員。中國在國際黃金市場的聲音越來越響亮,話語力量也越來越大。中國正在成為構建新型化黃金市場的重要力量之一,從世界黃金定價的外圍走向中心,從規則接受者逐步變成制定者。

  隨著中國黃金行業加快“走出去”步伐,全球黃金產業和市場格局正在悄然發生變化。過去全球黃金的會議一般都在紐約、倫敦等地,而今,除了兩年一度的國際黃金大會從2014年開始在中國北京召開,上海黃金交易所等機構也紛紛召開全球黃金市場高峰論壇,吸引了全球黃金業界重量級嘉賓的關注和積極參與。

  2018年,鑒于中國在全球黃金行業中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世界黃金協會特設立中國委員會。繼中國黃金集團之后,山東黃金集團有限公司也加入世界黃金協會并成為會員,登上了由25家全球黃金巨頭組成的國際舞臺。

  70年的風雨兼程,我國黃金行業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飛躍,黃金市場也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如今,接過全球黃金的領軍旗幟,我們將踏上從黃金大國邁向黃金強國的偉大征程,未來前進的步伐必將更加矯健。

56.9K
福建36选7第1812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