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市場>深度

尾部風險概率加大 黃金避險價值更加凸顯

文章來源:中國黃金網撰寫時間:2020-01-08作者:工商銀行貴金屬業務部 徐銓翰


  筆者對于避險資產特別是黃金充滿信心,主要是因為財富分配的失衡所引發的全球政治和經貿格局的變革仍然在持續,這意味著各種不確定性將會加大。

 

  2019年全球政治經濟動蕩起伏,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民粹主義思潮逐漸抬頭,從亞洲到美洲,從紐約到倫敦,全球各地都出現了激烈的政治對抗。此外,隨著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不斷升級,全球經貿活動迅速冷卻,各國制造業均遭遇了重大打擊,全球經濟不斷下滑。

  在資本市場,為了對抗長期的經濟低迷,全球負利率債券量價齊升。與此同時,不斷萎縮的制造業數據,令象征經濟活力的大宗商品價格保持低位震蕩。全球風險資產價格也因為無風險收益率的低迷而獲得超額估值并屢創新高。種種的資產價格異象,顛覆了投資者對于資產分析的一般性框架。

  面對種種的不確定性,各大央行為了保護其資產負債表免于受到過于寬松的貨幣政策沖擊,開始加快與美元脫鉤,并通過增持黃金來分散其投資組合,或與非美央行進行貨幣互換降低美元持倉。市場對于美元逐漸失去信心,對全球央行貨幣政策失去信心,令黃金在2019年傲視全球主要國家貨幣。

 

  全球經濟結構重新調整

 

  在過去幾十年的全球化進程中,國與國之間的經濟差距不斷擴大,不同階級之間的財富分配加劇扭曲,這成為近年全球民粹主義大回潮的背景。戰后數十年,全球進入了一體化的高速發展。另一方面,財富在社會階層之間不平衡的分配也在不斷加劇。在不平衡的推進路徑上,次貸危機期間美聯儲對于華爾街的救助行為,無疑對這種財富分配的極度扭曲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并為當前的反全球化浪潮埋下了伏筆。2019年最終成為種種矛盾的集中爆發期。

  與此同時,民粹思潮的回歸引發了全球經貿格局的巨變,而為了維護各國的經濟水平所謂的現代貨幣理論開始甚囂塵上,債務貨幣化也開始進行大規模的實踐。從經濟的角度來看,近年來不斷出現的關于金本位制復辟的呼聲也是民粹主義的一種表現。種種跡象表明,反全球化已經成為短期內不可逆轉的趨勢。

  伴隨著各國在全球事務上的訴求更加多樣化,多邊主義加速抬頭并成為解決當前全球一極格局的重要手段,但也對當前的全球治理格局產生新的要求。反饋到經濟上,新的政治格局變化導致全球產業鏈重新布局,與之配套的全球貿易貨幣體系也將持續進化。美元的霸權地位繼續受到挑戰,不同地區的貨幣關系將會出現分化。市場不能再簡單地通過以往的劃分方式來定性一國貨幣的屬性。

  從表面看,美國的經濟擴張勢頭減弱,美聯儲不得不采取逆周期調控是本輪寬松的成因,背后更深層次的邏輯在于,原先美國作為全球主要消費驅動國,通過債務擴張帶動全球產業鏈的經濟模式難以為繼。原有的全球經濟模式所導致的不斷扭曲的財富分配,使得美國在內的發達國家貨幣當局根據通脹目標所錨定的貨幣政策失效。

  實際上,美聯儲以美國的經濟情況作為貨幣政策的收放標準本無可厚非,但作為全球的主要結算貨幣,美元的無序擴張向非美經濟體外溢,卻導致全球法幣體系受到質疑。

  受惠于通脹水平與勞動力市場的部分脫鉤,債務貨幣化不斷得到強化,全球央行的無下限降息引發負利率債規模創下歷史記錄。根據數據顯示,2019年8月底,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一度攀升至17萬億美元的歷史記錄。在發行負利率債的19個國家中,歐洲和日本發行的債務規模最多。負利率債務的大規模增長,也揭示了當前發達國家經濟體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現實,在面對長期的制度性結構性問題的情況下,貨幣政策已經陷入無效。

  各政府以低通脹為名肆意超發貨幣的行為,令各大主要經濟體深陷流動性陷阱,同時又導致財政赤字又可稱旁氏債務面臨崩潰的境地。對于投資者來說,當貨幣的名義收益都出現了負值,那么還有什么能夠比具備對沖法幣信用價值的黃金更值得追捧呢?

 

  黃金是重要的避險資產

 

  從全球各國的經貿政策的角度來看,如果說2019是各國的外部政策進入對抗期,內部貨幣政策進入無力期,2020年則會成為全球主要國家的財政政策持續發力期的起點。在這種情況下,疊加外部貿易環境可能出現邊際上的改善,會使得資金更將偏向于風險資產。同時,由于全球化的撕裂,貨幣體系的逐漸變革,會導致傳統的避險資產包括黃金仍然有上行空間,當然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對于避險資產,各國對于美元的持續不信任,是支撐黃金的主要因素。各大央行去美元的堅定態度,意味著黃金仍有走高的空間。當然這種貨幣間的脫鉤是逐級發生的,以美元計價的黃金仍然需要考慮到美國的貨幣政策。此外,全球貿易風向在美國的大選年可能出現緩和,非美經濟體的可能出現喘息的機會。在明年資產輪動的短暫間歇,是積極配置避險資產的最佳時機。盡管避險資產的爆發邏輯還需要時間來發酵,但趨勢已經開始形成,積極做好防御性應對永遠不會過時。

  筆者對于避險資產特別是黃金充滿信心,主要是因為財富分配的失衡所引發的全球政治和經貿格局的變革仍然在持續,這意味著各種不確定性將會加大。特別是當全球貨幣體系不得不做出改變的情況下,去美元化會成為各方博弈的焦點。對于美國來說維護美元霸權是其核心利益,這就意味著去美元化的過程中會充滿著矛盾與沖突。

  另外,由于政治局勢的改變,民粹主義的全面回歸,會在一定程度上引發巨大的系統性風險包括政治對抗風險和經濟衰退風險,這還將導致法幣體系面臨信用風險。

  因此即便在大選年我們會看到一些風險偏好的回暖,政治對抗上產生的不確定性,將會令市場很難對某單一資產特別是風險資產產生長久的一致性預期,投資者應且行且珍惜。同時,配置避險資產黃金會成為在充滿政治經濟不確定性的環境中,對抗貨幣信用缺失的最重要的保值手段。

56.9K
福建36选7第18123开奖